• 首頁 > 中國歷史 > 隋唐氣象

    歷史解析——被看成異族的佛教徒

    歷史大觀園 隋唐氣象 2020-07-24 10:44:52 0
    ?

    除了使者、商人、藝人和士兵,唐朝另一個頗為重要的外國元素是佛教僧侶和香客。印度和中亞綠洲城鎮早已提供了博學多才的僧侶和學者,他們將密宗和其他教義引入中國,盡管這些宗教已不再像以前一樣具有影響力。更為重要的是,大量朝鮮和日本的佛教徒涌來拜訪中華名剎寶寺,并在著名寺院學習。他們的游歷使得坐落著許多寺院的農村和遙遠山區也出現了外國人的身影。教(馬茲達是其最高神)、摩尼教和景教的信徒,以及猶太人也以商人和傳教士的身份進入中國,不過佛教仍是最重要的外來宗教。

    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唐代佛教在多大程度上保持“外來”宗教的性質?在過去幾個世紀中,佛教已經與中國文化緊密纏繞,曾經在中國與外部世界的關系中促進了以中國為中心的新東亞文化圈的形成。此外,在唐代,在中國發展的本土佛教宗派開始成為主導,大部分民眾慶祝佛教節日,以佛教形式祭儀死者。然而,在某些方面,與道教和儒教這些根深蒂固的傳統文化相比,佛教對于許多人而言仍然是一種外來宗教。佛教的起源就顯示了它的外來性,一些藝術把佛陀和他的追隨者們描繪為外國人(圖18)。反佛論者同樣強調佛陀是一個蠻夷之人。最極端的反對聲是道士傅奕在7世紀20年代提出排佛的呼吁表文《請廢佛法表》:

    碧海無夷之神……共遵李孔之教,而無胡佛故也……降斯已后,妖胡滋盛,大半雜華……儒士學中,倒說妖胡浪語。曲類蛙歌,聽之喪本……勞役工匠,獨坐泥胡……在西域胡人因泥而生,是以便事泥瓦塔像……封周孔之教,送與西域,而胡必不肯行……然佛為一姓之家鬼也,作鬼不兼他族,豈可催驅生漢供給死夷?

    歷史解析——被看成異族的佛教徒

    圖18 《佛祖之死》壁畫局部,其門徒為胡人形象

    諸如此類的抨擊遭到了來自佛教核心集團的反對、大多數朝廷官員的蔑視和皇帝的否定。不過自從皇室家族宣稱其血統來自老子并支持把道教列為首位,傅奕憤怒說出的一種弱化說法成為可被接受的朝廷學說。

    這篇表文是將奉儒教為正統的中國和信仰佛教而非中古先賢教導的中亞外部領域對立起來的世界觀的一個早期例子。借鑒中國宗教的基本分類法,傅奕強調佛陀并非可以從信徒那里任意得到供物的“神”,而是只能從其自己親屬那里得到合法供品的鬼魂或祖先。這個論點將適于中國人的信仰與適用于蠻夷的信仰區分開來,論證了雖然信奉佛教對于印度人而言是合理的,卻不為中國人所接受。

    一些儒士也攻擊佛教,稱其為一種野蠻的輸入品。其中最為人知的是韓愈的《論佛骨表》:

    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后漢時流入中國,上古未嘗有也……夫佛本夷狄之人,與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殊制??诓谎韵韧踔ㄑ浴偃缙渖碇两裆性?,奉其國命,來朝京師,陛下容而接之,不過宣政一見,禮賓一設,賜衣一襲,衛而出之于境,不令惑眾也。

    在這篇表文中,韓愈明確地將佛陀和充斥首都的外國貢使聯系在一起,呼吁對佛教和那些久留長安的外國使節強行驅逐,這些使節靠唐朝供養維持著舒適的生活。盡管韓愈的語氣與傅奕相比更為克制,沒有民族仇視的用詞,而是替換為由朝廷實際實行的約束異族出入的愿景,但將佛教定為一種外來信仰仍是其中心論點。

    有些人強調佛教的外來起源,另一些人則強調其外來的教義和實踐。最顯而易見和最常被譴責的是僧侶剃度的慣例。這違背了一項基本的儒家規范,即“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剃度也將佛教與一些胡人聯系在一起,尤其是突厥人,他們將頭發全部或部分剃光(以后在清朝時也會由滿族人強加給漢人)。在對佛骨圣物的公眾朝拜活動中的嚴重而狂熱的傷殘身體行為,如焚燒或切掉手指,也類似于在非漢族的哀喪儀式中以嚴重自殘方式表示悲傷。

    甚至佛教徒自身也常常接受這個宗教的外來特征。一些人將印度置于世界的中心,把中國降到邊緣位置。其他人將佛教描述為與儒道平行的信仰,它們都在不同文化中表達了此類真理。盡管這些模式都認為佛教是優于或平等于中國思想和教義的,但他們也都接受佛教是外來的觀點。重要的朝圣者,著名的唐早期的玄奘和唐晚期的義凈和尚,也認為佛教是外來的。這些和尚經過長途的艱險跋涉到達印度,在異國待了數十年,因為他們相信佛教的終極真理可以在那里找到(圖19)。在某種程度上,如果他們途中的見聞在中國能找到一位聽眾,例如太宗皇帝對玄奘的熱情接待,這是因為他們提供了外部世界的信息,而不是因為他們提供了關于佛教的信息。尋求佛教經文,建立與外國人的聯系與實行中華外交政策之間的緊密聯系再次確定了佛教的外來性質。

    歷史解析——被看成異族的佛教徒

    圖19 敦煌壁畫。描繪了一位朝圣者從印度帶回經書卷宗,身邊還有一只老虎相伴

    但是,佛教外來性質最明顯的證據是胡僧的存在。非漢人僧侶在中國文學中變得令人矚目,成了晚期帝國文學的重要主題。關于胡僧最普遍的描寫刻畫之一是“采花賊”,熱衷于劫持、販賣或者密謀引誘良家婦女。另一個刻板印象是外來僧侶們會法術,這個印象混雜了對胡人的猜疑與來自遙遠國家的人擁有獨特能力的想象,為許多文化所共有。一些故事強調了被正直的儒家官員揭露或挫敗的僧侶法術的欺騙性。另一方面,在佛教徒的宣傳中,一些形式的法術被當作領悟佛法的證明。后來從印度來的一些密宗佛教徒,包括不空和金剛智,通過為統治者和國家施法在朝廷獲得巨大影響。其他的故事則將胡僧描繪為某種非人類生物,這也是對胡人的普遍描述。因為“胡”和“狐”都發“hu”音的事實助長了認為他們是狐妖的觀點。在813年流傳的一個故事中,一個亞洲內陸的和尚本是一匹駱駝。

    這樣的書面攻擊只與受過教育的精英有關。對于大多數人而言,僧侶的外來特質顯示于他們奇怪的容貌和衣著上,正如在沿著佛教朝圣路線的主要城鎮可以看到的那樣。隨著一個完全中國化的佛教和作為東亞佛教世界中心的中國的出現,越來越多的外國僧人以學生和香客的身份來到唐帝國這個圣地。饒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佛教逐漸增加的中國特性使大多數人看到了佛教的外來性。

    <meta charset="UTF-8"> <link href="../styles/0001.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link href="../styles/0006.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免責聲明

    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或者相關專家觀點,本站發表僅供歷史愛好者學習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本文地址:/zgls/stqx/27944.html

    • 手機訪問

    站點聲明:

    歷史學習筆記,本站內容整理自網絡,原作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

    Copyright ? http://www.bc6j2.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20055648號 網站地圖

    999zyz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