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野史傳說 > 歷史故事

    太平天國博弈——火燒黃鶴樓

    歷史大觀園 歷史故事 2020-07-20 12:01:28 0
    ?

    武昌城外的軍隊之多,讓城外的百姓大為吃驚。他們從未想到武昌會有這么多的軍隊,一定是全武昌的軍隊都開到城外來了。他們是官軍,當然是遵照指揮官的命令在行動。

    “出來!出來!”官兵們一邊四處奔跑,一邊喊叫著。

    “要拆毀房子啦!要點火啦!快快出來!”

    “中午之前要清除完畢!”

    “只準拿貴重物品!”

    武昌城外一片恐慌。當連理文和李新妹快到武昌城時,城外已混亂。

    岳州失陷的消息已傳到武昌。清軍在長沙擁有大軍,作戰卻十分艱苦。清軍方面認為,其原因之一是沒有在太平軍到來之前清除城外民房。太平軍確實是以長沙城外的民房為據點,向城內發起進攻的。

    湖北巡撫常大淳人品不錯,但遇事欠果斷。由于沒有軍事負責人,他向朝廷請求:“將江南提督雙福留在湖北協助防御?!?/p>

    從雙福來看,他是來湖北出差,在那里受委托管軍事。他這人跟常大淳恰好相反,遇事很果斷,但人品不怎么樣。而他的果斷,實際上是獨斷專行。

    “長毛賊已逼近武昌,請務必留在本地指揮?!背4蟠咎岢隽艘?。不,這已不是要求,是懇求。

    “我了解,現在是國家非常時期,我愿為武昌盡力。不過,我希望能絕對聽從我的指揮,有關軍事的一切事情,必須將全權交給我?!彪p福提出條件,常大淳同意。

    “為了不致成為敵人的據點,城外民房要統統拆除燒毀?!?/p>

    “我們自己湊錢,筑土墻。召集壯丁,協助防御?!薄用癜笸V蛊茐淖》?。他們準備用土墻把城外民房集中的地區圍起來,阻止敵人靠近。

    “已經來不及了,沒時間了!”雙福搖了搖頭,拒絕了居民的要求。

    這是岳州失陷前的事。一獲悉岳州失守的消息,他決定城內全軍出動,清除城外民房。

    “限本日下午放火燒毀!”——這是毫不留情的命令。

    一場大混亂。孩子們哭叫,大人們心急火燎。那些準備反抗軍隊和官吏的人也完全絕望了。

    “這些人就要失去家了!今天晚上他們將住在何處?有的人家還有病人,有的人家恐怕還有臨產的女人吧!”新妹緊攥著拳頭。

    “我們又有什么辦法呢!”理文道。

    “太平軍不打過來,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呀?!?/p>

    “不過,新妹,我想你也會明白,現狀無論如何也是維持不下去的?!?/p>

    到處塵煙滾滾,成群結隊的士兵跑來跑去,他們手里拿著大槌、麻繩之類破壞民房的工具?,F在已沒閑工夫來慢慢拆毀民房了,他們計劃在放火燒毀后就鏟平一切。一陣塵煙消失后,新妹看到了一個熟識的面孔。

    “那不是亞仙嗎?”新妹打招呼道。

    “啊,新妹,你也來啦!咱們努力干吧!……你也是進城的那一組吧?”亞仙還不知道新妹已脫離了太平軍,她還以為新妹也和自己一樣,是帶著特殊任務潛入城里去的。

    “不!”新妹搖了搖頭。

    “是嗎……我是城內組的……以后再談吧。要不快進城,城門就要封閉了?!眮喯墒莻€三十來歲的婦女,長得胖墩墩的,皮膚黑一點,但五官端正。

    “注意你的口音??!”新妹道。

    亞仙廣西口音很重,新妹擔心她進武昌城會出問題。亞仙似乎很焦急,連旁邊的理文也未認出來。

    “往前趕路嗎?”理文問道。太平天國所許諾的“新世界”,新妹已不再相信了。她從理文那兒聽到了上海正在產生一個與過去不同的世界,她希望能盡快看到。

    “不必那么急嘛,漢陽還有熟人哩?!毙旅么鸬?。她希望快點看到上海,但她已覺察到理文的心情。

    理文相信太平天國即將打開通往新世界的大門,他覺得“武昌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所在”。太平軍未能攻克省城桂林、長沙,在武昌將受到真正考驗。武昌同桂林、長沙有所不同,若攻不下武昌,那便無法前進了。要想如怒濤般進攻南京,就必須要利用長江,但拿不下武昌,就不可能利用長江。

    理文大概想親眼看看這個歷史大轉折——新妹這樣想,因此她說暫時在這里待些時候也可以。

    武漢三鎮夾著長江,東岸有省城武昌,西岸有漢陽和漢口。漢陽與漢口又被漢水分隔在南北。這三座城市雖被江水隔開,但仍形成緊緊挨靠的形勢。

    太平軍在岳州獲得了吳三桂在一百七十年前儲藏的大炮和彈藥,把這些武器裝到船上。那五千多只船則正好用來運載武器。

    太平軍分兩路從岳州出發。右路軍走陸路,一口氣占領了沿途的蒲圻縣,之后繼續前進。蒲圻縣知縣周和祥以身殉職。右路軍只有四千人,但都是選拔出來的強兵,帶了大量馬匹。左路軍走水路,一直到漢陽未遇抵抗。主要干部都在左路軍中。

    武昌城里,清軍兵力不過三千,還有民團千余。雙福一味主張“堅守”。他解釋自己的作戰總方針說:“等待敵人疲勞,然后發起總攻?!避婈犚怀坊爻莾?,他就把武昌九座城門緊緊關閉。漢陽是府城,守軍卻只有三百。湖北按察使瑞元極力主張調一部分武昌守軍去守漢陽。

    “省城要布下堅守的陣地,沒有一名多余的士兵可供他調?!彪p福掌握統帥權,在軍事上絕不容他人插嘴。當時太平軍的兵力,像滾雪球似的每時每刻都在增長,連他們的干部也無法掌握準確的人數,有人說五萬,有人說八萬,也有人說十萬。其中包含許多婦女、兒童乃至老人,不少人是全家參加進來的。右路軍只有四千,而左路軍有數萬,漢陽當然抵擋不住。

    十一月十三日(陽歷十二月二十三日),漢陽失陷。直到最后一刻,漢陽仍指望著對岸的援救,但終于未得到一兵一卒。漢陽知府董振鐸、副將朱翰和參將長慶戰死。

    當時,太平軍中將官級的官職是檢點、指揮、將軍和總制。進攻漢陽的是檢點黃玉岜、指揮李開芳和林鳳祥以及總制羅大綱。

    太平軍的原則是:官吏、官兵一個不留,百姓一個也不傷害。

    在漢陽城北面的龜山上,典水匠唐正財對羅大綱等人說道:“大家運氣好。武昌城像今年這樣容易攻打,是少有的情況?!碧杰娨殃懤m在西岸登陸,準備馬上攻打東岸武昌。這一年雨水少,長江里的水也少,到處可以看到江中旱洲。

    “把船只排列起來當作浮橋,咱們馬上動手干,水很少,很容易干。以對面黃鶴樓為目標,從龜山腳下把船只往前排。按長江水流來看,這個位置最恰當?!碧普斒煜に?,搭浮橋的地點也是他指定的。

    六天后,漢口失守。

    武昌方面仍未派一兵一卒。

    其實在漢陽失守前夕,清軍總兵王錦繡和常祿所率領的第一路援軍已到達武昌城外。這支援軍出發時有三千多人,到達武昌時只剩一半。雙福把這支部隊也調入城內。他要打徹底的“堅守”戰。按察使瑞元主張把友軍留在城外,與城內呼應作戰,但未被雙福采納。

    太平軍右路軍從陸路抵達武昌城下時,左路軍已輕易地攻克了漢陽。右路軍在途中攻打蒲圻城耽擱了時間。清軍第一路援軍走的是近道,因而到得早,但被調進了城里。這樣,晚一天到達的右路軍就沒有遇到交戰對手,于是在洪山、紗帽山等要害地帶布下陣勢。

    雙福把城外民房夷為平地,但山頭是無法夷平的。

    太平軍后路軍到達武昌城外時,出現一種異常情況——附近好幾萬居民擁了過來。

    “讓我們參加太平軍吧!”

    不僅是年輕的小伙,連婦女也跑來了。

    “聽說太平軍里有女營,女人可以當兵,我們干過莊稼活兒,體力壯,讓我們進女營!”

    他們現在無家可歸,對官吏官兵越發憎恨。

    “我們要報仇!”有人振臂高呼。

    太平軍兵力猛增。清軍燒毀了民房,卻并未給太平軍帶來什么困難。太平軍中有的是能工巧匠,很快就建起了堡壘,搭起了望樓。他們在城內槍炮射程達不到的地方建立了據點,準備同很快就要到來的清軍援軍作戰。

    向榮的援軍比太平軍右路軍晚一天半到達武昌城外。漢陽已落入太平軍手中,清軍已無法進入長江西岸。聯結長江兩岸的浮橋,一個晚上就搭起來了。那是把岳州開來的五六千只船連接起來搭成的。長江上排滿了船只,船只用鐵索連接在一起,船上鋪著木板,上面像平坦的大路一樣,西岸的太平軍可以自由地到東岸去。

    在漢陽城西郊,有座以五百羅漢像聞名的寺院,名歸元寺。太平軍的老人對湖北不熟悉,但在湖南、湖北參加進來的人是知道歸元寺的。

    “歸元寺是偶像的大本營,那兒有五百羅漢?!绷_大綱帶領部下來到歸元寺?!鞍?,連先生!”他在歸元寺門前看到了連理文。

    “老羅,久違了!”連理文笑嘻嘻地打招呼。

    此時,距蓑衣渡戰役已過去半年多時間了。

    “您的身體怎么樣?”

    “承蒙寺院盛意,讓我在此慢慢療養?!?/p>

    “啊,是嗎?”羅大綱流露出為難的神情。他準備馬上就搗毀偶像,而戰友——在太平天國中互稱兄弟——卻說這個寺院照顧了自己。

    “您是來搗毀佛像的吧?”連理文問道。

    “當地人告訴我,這寺院有五百羅漢?!?/p>

    “外面有流言,說太平軍要殺和尚,寺里的人都逃光了。我也勸過他們,說不會發生這種事的??伤麄冞€是把看寺的任務交給我了?!?/p>

    “我明白了。這一帶還會有別的寺廟。我們先到別的地方去?!?/p>

    同樣是太平天國的兄弟,羅大綱是天地會出身,不像其他人那樣對偶像懷有敵意。

    “喝杯茶再走吧!”理文道。

    “好呀,真的好久不見了?!绷_大綱轉身對領路來的湖北新兄弟道,“這位是金田村時期的老兄弟,戰場上負了傷,現在在休養。我們好久未見了,想談談別后的情況?!?/p>

    歸元寺是名剎古寺,寺內卻空無一人,連火工都逃跑了。

    “您認為逃跑的人都是膽小鬼嗎?”理文在院子里邊走邊問。

    “也不能這么說。我要是他們的話,盡管知道那是謠言,也會逃難的,我不愿毫無意義地去送死?!?/p>

    “這些人當中可能會有人要報仇的?!?/p>

    “有可能。要是我的話,恐怕首先就會這么想。哈哈哈……”

    兩人走進大雄寶殿旁的一間小屋子。

    “不要毀壞這五百羅漢。提起武漢三鎮,誰都會聯想起武昌黃鶴樓和歸元寺這五百羅漢。要尊重天兄耶穌的教義,我是理解的,違背教義要受嚴厲懲罰,也是理所當然。不過,羅漢并非神像?!崩砦恼埩_大綱坐下。

    “關于教義的事,不是我一人能決定的,天王還好說,東王怎么想就很難捉摸了……連先生,干脆您去說吧!”

    “我感到暫時脫離太平軍,反而會看得更清楚些,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上次全州屠城實在是一大憾事!”

    “全州的事就不用再提了?!?/p>

    “太平軍今后一定要補償在全州的過失。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也不要毀壞那五百尊羅漢像。另外,這座寺院也不能燒毀?!?/p>

    “這座寺院照顧了連先生,我不想燒毀它。妖軍在武昌城外放的火太多了,我們不能再放火了。再說,軍隊可住的地方也太少了?!?/p>

    “我們依靠的是人心??!失去了人心就失去了一切?!?/p>

    “我說連先生,您的身體痊愈了嗎?什么時候回太平軍呀?”

    “我想暫時在外面看一看?!?/p>

    “要當監視人嗎?”

    “那倒沒有這樣的想法?!?/p>

    “在外面看一看的事,希望您跟天王或東王說一說?!?/p>

    “要說的事太多了,不等這次仗打完,天王、東王恐怕是不會聽的?!?/p>

    “就是說,一定要打勝嘍,哈哈哈!我明白了,如果在這里打了敗仗,談論天下的問題也沒有任何意義。天王和東王很快就要進入漢口,我這就要去漢口為他們準備府第?!?/p>

    “我要去露一露面吧!……府第準備放在什么地方?”

    “已經決定天王住關帝廟,東王住萬壽宮?!?/p>

    “到底還是分別建立府第呀!”連理文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在奪取天下之前,太平天國磐石般的團結已在逐漸崩潰。

    “軍隊已近十萬,如不分開,很難控制?!绷_大綱帶著解釋的口吻。他說歸元寺里有老兄弟,答應對部下下令暫時不要毀壞歸元寺。

    “在這兒堆放彈藥吧!”臨回去時,羅大綱朝院子里四處瞅了瞅。

    這里如能成為重要的場所,就會得到保護。羅大綱把歸元寺當作彈藥庫,是想制造一個保護的借口。沒有借口,他沒有擅自做決定的權限。在以前歷次戰斗中,羅大綱可以說都是充當先鋒,他是敢死隊長,戰功顯赫??墒?,直到攻克漢陽時,他才由總制提升為正將軍,地位仍在檢點、指揮之下。

    太平軍進入湖南和湖北以后,也有天地會系統的幫派頭目參加,但在太平天國一直被看作是支系旁流。黃玉岜、李開芳、林鳳祥等人,都是最早的拜上帝會會員,而且是廣西人。洪秀全雖是花縣人,但太平天國運動基本上是在廣西進行的,主力當然是廣西人。所以從出身地區來說,廣西是主流,廣東成了旁流。

    羅大綱是廣東揭陽人,從出身來說,他也不是主流。在上帝的下面,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兄弟姐妹。盡管這是上帝會的理想,但在內部,早就開始出現了等級差別。

    “也夠他為難的??!”理文望著羅大綱的背影小聲說道。

    就知名度來說,歸元寺不及黃鶴樓。

    歸元寺這個寺名就給人不太好的印象。所謂“歸元”,即脫離生滅的世界、返歸到真寂的本元,也就是“死”的意思?;蛟S是這個原因,詩文中很少出現歸元寺。

    相比之下,黃鶴樓則多次在詩中被吟誦,最有名的,恐怕要推李白的《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吧: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這首詩被收入《唐詩選》,自古以來被讀書人所愛。

    關于黃鶴樓的由來,據說是曾有仙人乘黃鶴在此游玩,而在民間,則長期流傳著這樣一個有趣的傳說:

    很久以前,這里有一家酒店,一個老頭常不花錢跑來喝酒。這老頭離開時,在酒店墻上畫了只黃鶴,以表示對老板的感謝。只要人們一拍手,黃鶴就翩翩起舞,所以深受人們歡迎。這事太稀罕了,大批客人蜂擁而來。顧客源源不斷,生意興隆,酒店老板變成了大財主。十年后,那個老頭又來到這里。他乘坐那只黃鶴而去。于是酒店老板在這里建造了一座樓,起名“黃鶴樓”。

    這座可俯瞰長江的黃鶴樓,曾多次被燒毀。這時的黃鶴樓,是乾隆元年(1736年)湖廣總督史貽直建造的。據文獻記載,黃鶴樓呈圓形,共三層,高十八丈,約五十八米。重建之后僅一百多年,據說已做了多次整修。

    城內有個不太高的山丘,名蛇山,黃鶴樓就建造在蛇山盡頭面臨長江的地方??磥磉@座建筑物并不是為了紀念飛往仙界的黃鶴,也不是為了給長江中乘船而去的行人送別,而是為了軍事目的,當作瞭望臺而建造的。雙福就常登樓觀察情況,漢陽漢口失守,盡在他眼中。

    這時,雙福已正式當上湖北提督,江南提督的職務已被解除。

    “向榮的軍隊已來到城外,如打開城門,派兵出擊,就可以夾擊?!笨偙5撎嶙h。

    但雙福閉著眼睛,搖了搖頭,只回了一句:“不行!”

    太平軍把船只排列起來搭成浮橋,這從黃鶴樓上也看得很清楚。

    按察使瑞元建議:“浮橋一旦搭成,將對我們十分不利,應趁他們尚未搭成時發起進攻?!?/p>

    但雙福也只是一句:“不行!”他已經不想再解釋原因了。

    天下雨,或起霧,對清軍有利,將領們認為這是好機會,要求出擊,雙福仍不準許。

    “不行!”雙福語氣變得愈來愈粗暴了。

    城外太平軍士氣高漲,數萬居民把要害地區告訴了他們,他們在長虹橋、李家橋等處建造炮臺,這些地點都是當地人幫他們選擇的。不僅城外的地理,就是城里的情況,太平軍也十分清楚;守軍駐地,軍糧所在,地形以及清軍弱點等,太平軍了如指掌。

    向榮的軍隊已在武昌城外的東郊出現,在長虹橋一帶布下陣地,十一月十七日,向榮本人也到達白木嶺,但離武昌城還很遠。向榮一心要打仗。立下戰功,就可免于懲罰。他在人事關系上搞不好,各方都不如意。在援救武昌中,他是最高指揮官,跟輔佐都司(軍隊的官職、校官級)張國梁關系還不錯。武昌城東有個很大的湖,名東湖,湖邊有座洪山,太平軍和向榮之間的戰斗主要就是在這里進行的。向榮一邊戰斗,一邊等待著后續援軍到來。

    “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他不懂打仗嗎!”向榮跟城內聯系不上,氣得多次咒罵雙福。

    “不懂打仗的韃虜!”這本是太平軍的語氣,向榮竟也拿來用。當然,這話不能罵出口。雙福是滿族,參加過新疆遠征軍,擔任河北和古州(貴州)總兵只有一年多,就被提升為提督。而向榮,當了五年總兵才升為提督,他對此一向是不滿,怨恨。

    十一月二十八日,圍繞著洪山,雙方展開了最大規模的戰斗。從湖南來的援軍已基本到齊。太平軍右路軍把沿途橋梁全部破壞,是以援軍這才趕到。據清軍密探報告說,武昌城下的太平軍,大多是剛參加的未經訓練的新兵。

    向榮把全軍分為十隊,對洪山太平軍陣地發起進攻。

    武昌城九座城門緊閉,但說不定他們什么時候會打開城門出擊——太平軍在同向榮軍作戰時,總是有著這樣的擔心。而且新兵多也是事實,在岳州參加的戰士只走了從岳州到武漢這一段路程,在武昌郊外參加的人連行軍也沒有經歷過。

    太平軍不得不放棄了在洪山建立的十五個據點。面對清軍進攻,那些未經訓練的新兵一開始就亂了陣腳。太平軍后退,清軍跟在后面追。

    “用那一手吧!”羅大綱命令幕僚。羅大綱在天地會時,多次同官軍交手,早就掌握了對付清軍的辦法。當會匪逃跑時,經常用一種方法來避免清軍的追擊。那幕僚從羅大綱會匪時代就是他的部下,所以他只說了一聲“那一手”,幕僚就明白了。

    “前幾天就準備好了,有三大車?!蹦涣判ξ卮鸬?。

    “好呀。一車分三次使用吧?!?/p>

    清軍沒有來攻羅大綱的堡壘。在暫時對峙期間,清軍已摸清了太平軍陣地哪里強、哪里弱。向榮當然是進攻太平軍的薄弱陣地。羅大綱的部隊里有不少人是干這一手的行家,不需指揮官下命令,他們早就做好了這種作戰的準備。這種作戰只是把綢緞、銅錢、少量的洋銀,主要是墨西哥銀圓、鍍金的器具、華麗的衣服等東西撒在戰場上。清軍士兵爭奪戰利品當然比追擊敵人更為熱心。會匪常利用這一手而逃脫追擊。東西如何撒,是有竅門兒的。不少人懂得這個竅門兒,有經驗的人干起來很麻利。十來個人一組,把裝載著這些“財寶”的車子推到準備撒的地方。各色綢緞要剪成適當的長短。撒在什么地方也是個竅門兒,必須要引人注目,所以常使用唱戲的服裝。在舞臺上看起來十分華麗的東西,放在地上也顯得鮮艷奪目。

    引誘敵人來拾也有竅門,迅速把東西撒完之后,就大聲喊:“喂——!這里遍地是財寶呀!是長毛慌忙逃跑,丟在這兒的!喂——!快就是勝利!快就能成為財主!”清軍果然停止了追擊,爭先恐后地來撿戰利品。

    最先撿財寶的是后尾部隊,先頭部隊在追擊。不過,有人只要跟先頭部隊一說:“后面的那些家伙吃了甜頭啦!你們傻瓜!要是不信,回去看看。那些窮得像叫花子的家伙,一下子成了大財主啦!”他們定會亂成一團,掉轉頭就往回跑。群眾的心理是可怕的。在這樣的時候,即使軍官揮舞著大刀喊道:“逃者斬首!”也不會起作用。弄不好,連軍官也會被亂兵打死。別人在發財,自己留下來,才是傻瓜哩!

    “完啦!”向榮懊惱得咬牙切齒。他知道這是詭計。畢竟是身經百戰的將軍,懂得在這樣的時刻該采取什么措施。

    向榮放棄追擊。除了撤退,沒有別的辦法。

    “回來!返回來!回營!”向榮大聲喊叫。

    向榮回到司令部,親自提筆寫了給北京的報告:“攻奪洪山長毛賊營壘十五座?!彼奶旌?,向榮重整軍容,命張國梁進攻東湖。

    太平軍同這支清軍接戰后,向左右閃開,避開戰斗。清軍已前進到離武昌城只有一公里半的地方,但這時下起了瓢潑大雨,淋濕了火藥,無法進行有效的攻擊,渾身濕透的士兵也疲憊不堪。

    “唉!太遺憾了!”向榮把手放在額上,望著前方大雨中的城墻。若城內能出擊,這可是重創敵軍的好機會??!

    羅大綱在每次戰斗中都要露面,這次卻沒有見到他。他已在承擔另外任務了。攻打武昌已快二十天了。從太平軍方面來說,必須要在這里取得決定性戰果,一定要盡一切辦法打進武昌城內。

    挖坑道、裝炸藥的辦法在長沙雖未成功,但仍被看作是唯一可行的措施。武昌城墻看來不如長沙城墻結實,當地人早就指出了武昌城的這個弱點。

    “目標是文昌門!”文昌門是武昌城西南門。

    羅大綱早已指揮煤礦工人出身的士兵,朝文昌門挖坑道。清軍也早已研究了太平軍的作戰方法。他們也知道在湖南南部有許多煤礦工人參加了太平軍。武昌城內早已考慮好了對抗坑道作戰的辦法。清軍把武昌城內全部盲人都集中起來,命他們專聽地下有無聲音。他們的做法是,先在地上挖個深坑,然后把空壇子放進坑里,人們把耳朵緊貼在空洞狀的物體上,聲音聽起來就特別清楚。盲人失了視覺,聽覺反而更加發達。不過,武昌城內的這種做法早已被太平軍覺察到了。羅大綱朝著文昌門的方向挖了三條坑道。正中間的一條是為了裝炸藥用的所謂主坑道。主坑道的兩邊間隔十多米的地方各挖一條坑道。其寬度比主坑道還要寬。挖主坑道的人要挑選技術高超、小心仔細的礦工,另外要讓挖兩側坑道的人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音。如果有人在監聽地下的聲音,他們聽到的將是兩側中的某一邊的聲音。十二月二日晚上,一個盲人在文昌門的北邊大聲地喊道:“是這里!是這里!這下面有聲音,沒錯!就在這下面!”

    他用食指戳著地面,一連聲地喊著:“就在這下面!就在這下面!……”

    “從這兒挖!趕快!一直挖到城墻腳下?!背4蟠菊骷怂陌倜穹?。要他們從那里往下挖,然后又引壕溝里的水往里灌。這樣,即使裝上了炸藥,炸藥也會被水浸濕,失去效用。鹽道林恩熙特別積極,他自己解囊,招募了八百名志愿軍?!凹热灰阎篱L毛賊在挖坑道,何不打開文昌門出擊呢!我請求讓我出戰?!绷侄魑跸蛱岫教岢隽诉@樣的要求。

    “門不能開!”雙福仍不準開城門。

    主張出擊的不僅是林恩熙和瑞元。巡撫的二兒子常予正回家探親,他也要求帶兵出城作戰。雙福還是不準,他的態度已頑固到不近人情的程度。副將春榮在黃鶴樓上喝得酩酊大醉,故意大聲地嚷嚷道:“你們知道不知道?提督害怕的是什么?他以為一打開城門,咱們就會逃跑。哈哈哈!咱們都好像是懦夫、膽小鬼啦!咱們都在瞅著機會逃跑??!你們說對不對?提督一定是在懷疑咱們。要不,為什么不出一兵一卒?呸!什么等待敵人疲勞!是咱們自己先精疲力竭啦!哈哈哈!上頭給我們派來了這么個好提督,算是咱們晦氣!”聽到春榮嚷嚷的人,都半信半疑,心里想:說不定真是這樣。

    羅大綱的作戰計劃果然達到了目的。一條作為誘餌用的坑道已被發覺,并被灌進了水。但是主坑道平安無恙,已經掘進到緊挨著文昌門的城墻腳下。

    具有強大爆炸力的炸藥上已經安上了長長的導火線。不光是主坑道,另一條未被發覺的誘餌坑道也裝上了炸藥。

    在給導火線點火前,士兵認真地檢查了沖鋒準備。第一隊是五十名童子軍,挑選的都是十四五歲的動作敏捷的少年。他們的任務是跳進突破口,爬上城墻,在那里掛起太平軍的軍旗。軍旗是預先纏在少年們的肚子上的。跟在童子軍后面的是由石達開指揮的沖鋒隊。第一隊是五百人,從文昌門一直北上,分為兩個小隊,第一小隊放火點燃黃鶴樓,第二小隊打開平湖門。漢陽的太平軍已待命準備渡過浮橋。黃鶴樓的火苗是向漢陽發出的信號。渡過浮橋的太平軍將從已打開的平湖門沖入城內。

    十二月四日,黎明,大霧彌漫。

    太平軍安裝的地雷,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無數黑色的磚片飛向天空。

    “看!一下子就炸開啦!”石達開跳了起來,大聲喊著。

    在攻打長沙時,城墻結實得叫太平軍不止一次搖頭嘆氣。他們預想,這次即使能炸開一個突破口,也不會太大,因此才計劃首先派出身子矮小的童子軍,可未曾想到這次城墻卻這么不結實。由于在兩處地方安裝了地雷,所以一下子就把城墻崩開了八十來米寬的大豁口。

    還有其他未想到的事情。城內的清軍幾乎沒有抵抗。大霧幫助了清軍的逃跑,他們急忙脫掉制服,混到老百姓當中。

    “殺妖!”

    太平軍一邊吶喊著,一邊在武昌城內到處奔跑。城頭上飄揚著太平軍軍旗。黃鶴樓上開始噴出火苗,其速度之快簡直叫人難以相信。太平軍大軍發出震天動地的喊聲,從對岸漢陽蜂擁著渡過浮橋,向武昌城內殺來。

    “下面該同城外的向榮打仗啦!”楊秀清仰首望著烈焰騰騰的黃鶴樓,開心地說道。

    常大淳自縊而死,他一家二十余人為他殉死,據說留下四個孩子。雙福在文昌門邊戰死。他的妻子帶著三個幼兒投水而死,另一個幼女在途中失散,幸免于死。布政使梁星源臥病在床,聽到太平軍打進城內的消息,起來穿好衣帽,寫下遺書。這時太平軍士兵跑了進來。

    “遺書已寫完,殺吧?!绷盒窃磸娜菟廊?。

    按察使瑞元親自殺死了幼兒,命家里人自殺,最后自刎而死。

    學政馮培元投井而死。

    道員王壽同和太平軍巷戰,被砍死。

    道員王東槐自縊。

    武昌知府明善自縊,他一家被太平軍殺絕。

    總兵王錦繡在城頭自刎。

    總兵常祿在馬上自刎。

    副將春榮在交戰中被砍死。

    參將楊光普僅剩一騎,拼死奮戰,力盡自刎。據說他的首級落地后,嘴里仍發出喊聲。

    “好樣的!”太平軍中發出贊嘆之聲。

    道員林恩熙被太平軍所縛,勸其投降,不從,被殺。他是廣東海豐人,太平軍中有不少同鄉,大家十分惋惜。

    理文和新妹把身子緊挨在一起,在歸元寺內,久久地望著這場大火。高大的黃鶴樓看起來就好像披著件火焰衣裳,一道道細細的藍色火焰在赤紅的火焰上到處飛躥,接近頂上的火焰不時變成黃色。

    “佛門所說的劫火就是這樣吧!”理文低聲說道。

    “劫火是什么?”

    “據說在世界的末日,會發生大火,把一切都燒盡。把一切……”

    “把所有的……”

    “據說能燒掉三千大世界?!?/p>

    “真的發生劫火,我也不害怕。我已不是一個人啦!”新妹眨了眨眼睛。

    盡管離得很遠,武昌的濃煙也似飄到了歸元寺。理文感到嗓子有點發痛,他閉上眼睛,眼里浮現出武昌城中廝殺的慘景。

    “據說過去仙人就是從那里乘黃鶴升天的?!?/p>

    “啊,是嗎?怪不得那樓頂上的火不時地變成黃顏色?!?/p>

    理文不覺低聲吟誦起唐朝詩人崔顥的《黃鶴樓》: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空余的黃鶴樓消失了。它連燒了好幾天,最后燒成一片瓦礫。 [1]

    [1] 黃鶴樓于1984年重建。

    免責聲明

    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或者相關專家觀點,本站發表僅供歷史愛好者學習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本文地址:/ysxl/lsgs/26697.html

    • 手機訪問

    站點聲明:

    歷史學習筆記,本站內容整理自網絡,原作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

    Copyright ? http://www.bc6j2.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20055648號 網站地圖

    999zyz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