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熱門話題 > 通俗講史

    藝術家當皇帝 ——宋徽宗

    歷史大觀園 通俗講史 2020-06-24 01:02:18 0

    在古代,當皇帝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可以擁有天下的奇珍異寶。對皇帝來說,識貨就成了一項必備技能。歷史上有一位可以說是最有才、最有品位,也就是最識貨的皇帝,他精通書法、繪畫、詩詞、建筑,舉世聞名的傳世之作《千里江山圖》《清明上河圖》的作者都是他一手培養出來的。這位被評為“諸事皆能”的皇帝,就是北宋第八位皇帝——宋徽宗。

    都城東京,夜里的皇宮寂靜無聲,御書房內燈火通明。門外,幾個值夜宦官已經打起了盹。門內,一人端坐桌前,手握筆桿,在紙上寫完了最后一筆。他輕輕擱下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再看桌面,攤開的紙上,一只五色錦雞落在芙蓉枝頭,壓沉了枝梢,驚飛了原本棲息在花間的兩只蝴蝶。那錦雞扭頭瞪著眼睛打量那兩只蝴蝶,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到來驚動了人家。兩枝芙蓉一枝朝上,一枝朝下,輕輕搖曳,而左下角,一枝白菊悄悄探出頭來,仿佛在向世人宣告——秋天來了。

    這明明是一幅畫,畫中的一切卻仿佛都是活的,就連那錦雞的羽毛都根根分明、栩栩如生。而在畫面的右上方,一首剛剛題好的詩墨跡還未干透:

    秋勁拒霜盛,峨冠錦羽雞,

    已知全五德 ,安逸勝鳧鹥(fú yī)。

    字體瘦硬有力,一筆一畫,修如蘭竹。每個字單獨拿出來都稱得上是一件完美無瑕的藝術品,任人怎么看都看不夠。

    再看這作畫題詩之人此時正輕蹙眉頭,細細打量著自己的作品。這人面白唇紅,眉目俊朗,舉手投足間頗有文人之氣。他的身上穿著一身做工精良的龍袍,此人正是宋徽宗趙佶。

    宋徽宗所畫的這幅畫叫《芙蓉錦雞圖》,現在被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他題字用的這種字體是他獨創的,被稱為瘦金體。直到今天,宋徽宗的書法仍然被人們廣為臨摹。

    除了書畫,詩詞、花石、建筑、茶道等,宋徽宗幾乎樣樣精通。如此全才的帝王,在中國歷史上恐怕找不出第二個。

    除了才華,宋徽宗的品位也是無與倫比。

    這天,宋徽宗正在宮中練字,一個宦官來報:“陛下,新一批汝瓷 已經燒制好了,請陛下篩選?!?/p>

    “嗯,呈上來?!?/p>

    “是?!?/p>

    很快,一隊侍女進來了。她們每個人手中捧著一個托盤,托盤內各有一只精致的碟子。這些碟子個個玲瓏、素雅瑩凈,大小、形狀幾乎一模一樣,常人根本看不出它們之間有什么差別。

    宋徽宗放下手中的筆,走至這些碟子前,一個挨一個仔仔細細端詳起來。

    “這個著色過淺,退下?!?/p>

    “這個上釉太厚,退下?!?/p>

    “這個開片不勻,退下?!?/p>

    這一遍下來,留在殿中的只剩下一只碟子。宋徽宗命人將那只碟子放在桌上,窗外的夕陽斜斜地映照在桌面上,這天光的映照讓這只碟子顯得愈發晶瑩潤潔。碟子的顏色介于藍綠之間,仿佛大雨初霽,烏云散開后天空露出的第一抹藍,素雅幽靜,如夢似幻。

    宋徽宗看看碟子,又望望窗外的天空,仿佛自己的心都隨著這色彩變得輕盈,飛上云端。他滿意地說道:“這就是朕要的天青色?!?/p>

    “雨過天青云破處,者(這)般顏色做將來?!边@種天青色的汝瓷,在宋徽宗之后再也沒有生產過。直到現在,這樣的汝瓷全世界存世不到百件,件件天價,珍稀無比。

    小至碗碟盆盤,宋徽宗尚有如此不俗的品位,大至宮殿園林,他自然更有一番精心設計。

    有一天,在都城東京,宋徽宗正漫步于一座精美絕倫的皇家園林里。這座園林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宋徽宗親自設計的,園林的名字叫艮岳(gèn yuè)。

    宋徽宗悠悠然地踱著步,他的左邊是挺拔俊秀的山峰,右邊是曲流縈繞的秀水。明明是晴天,又是在京城,可這山中竟然霧氣繚繞。原來,宋徽宗命人在各地找來很多奇石,據說這些石頭在有霧的時候可以吸收霧氣,沒霧的時候又能釋放霧氣,所以,這艮岳里永遠是一派云氣升騰的景象,宛若仙境。

    放眼這山水間,亭臺樓閣錯落分布,奇花異石比比皆是,蟲鳴鳥叫不絕于耳,任誰走在其間都會覺得心曠神怡。宋徽宗走在這奇山秀水間,不自覺地勾起了嘴角。此刻,他只覺得天地一片寧靜,人世間的所有煩惱都可以拋諸腦后。他信步走進一座亭子,亭中的石桌上放著為他備好的紙筆。

    宋徽宗剛坐下,身旁的宦官一聲呼哨,遠處霎時響起了群鳥振翅之聲。只見亭子對面,一大群五顏六色的珍禽異鳥從山頂騰空飛起,時而縱情滑翔,時而振翅高飛,然后齊聲鳴叫著朝山下飛來。

    “陛下,百鳥來朝啦!”

    “哈哈,好,好!”

    這幅百鳥來朝的壯觀畫面,是宋徽宗差專人馴鳥多日才得以呈現的。在這人工打造的壯美景色里,宋徽宗沉醉不已,他興起提筆,在畫紙上縱情揮灑,一幅絕美的畫作即將在他手中誕生。

    這艮岳雖然是宋徽宗這位皇帝設計師的佳作,但里面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不是他憑空造出來的,幾乎都是他“買”回來的。那他是怎么買的,又是怎么運來這里的呢?

    宋徽宗為了購買奇花異石,特別成立一個龐大的運輸團隊,名叫花石綱?!熬V”指的是宋代運輸團隊,比如,運馬的稱馬綱,運米的稱米餉綱,運花石的自然就叫花石綱了。不僅如此,宋徽宗還給花石綱下過一道圣旨,上面說:你們要盡心竭力地為朕到處收購花石,錢都由朕出。

    宋徽宗下這道圣旨的時候,天真地認為:朕喜歡花石,但不難為百姓。但凡有好的花石,朕都自己出錢從百姓手里買,這就不算驚擾百姓了。而且公平買賣,別人也不能說朕搜刮百姓。

    話雖如此,事情真的會像宋徽宗所想的那樣發展嗎?當然不會。

    話說有一天,江南地區的一條河上,十只滿載石頭的大船列成一隊,浩浩蕩蕩地駛來。這時,一座橫在河上的石橋擋住了船隊的去路。船只本來就高,上面又摞上了石山,石橋太低了,船隊根本過不去。怎么辦呢?

    只聽頭船中傳出了一個聲音:“拆橋!”

    接著,十只船相繼拋錨,然后從船上放下若干只小船,每只小船上都站著十幾個同樣著裝的彪形大漢。他們手里拿著錘子、鐵鎬、撬棍下船上岸,直奔那座石橋,掄起工具乒乒乓乓地又砸又撬??此麄儎幼鞯氖炀毘潭?,這一路上也不知拆了多少石橋。

    與此同時,蘇州的一戶人家里,一群同樣穿著的大漢正吃力地抬著一棵連根挖起的古樹往門外走。這邊,這群大漢抬得起勁;那邊,這戶人家的男女主人卻滿面愁云。把古樹抬到庭院門口,這群大漢停下了,因為樹太粗太高,出不去,怎么辦呢?

    帶頭挖樹的人一聲斷喝:“拆門!”

    這家的男主人低聲下氣地說:“大人,這石門是我家祖上傳下來的,拆不得啊?!?/p>

    “???你們這是藐視皇上,要犯大不敬之罪嗎?”

    “小人……小人不敢……”

    拆橋、挖樹,還毀百姓的家門,這群人到底是誰?為何敢如此猖狂?這些人都是花石綱的人,他們可是代表著皇帝的。

    也許宋徽宗的初衷是好的,他只是想修建一座天下無雙的皇家園林,供自己賞玩。自己也明明白白地說了,園林里的所有奇花異草、山石景致都由他出錢向百姓購買,可他沒有想過,自己的錢從哪兒來???羊毛出在羊身上,不還是出自百姓腰包嗎?而且,百姓的花石,你給錢人家就愿意賣嗎?如果不賣,還不是會有強取豪奪這種事情嗎?就算賣了,運費從哪兒來呢?運輸過程中損毀的民間建筑誰來賠呢?

    有了前面那道搜集花石的圣旨,為了討好皇帝,花石綱的人對東南地區的奇花異石極力搜刮。凡是有些價值的石頭,不管大小,無論材質,花石綱都要千方百計地把它們搬運出來,遇山截山,遇河斬河,絲毫不管耗費了多少民脂民膏。這一搜刮就是很多年,結果百姓怨聲載道,叫苦連天。

    這些形態各異的奇石名義上全都被送到了艮岳,但是真正進入艮岳,成為艮岳美景的,能有多少呢?大多數不是被貪了,就是被浪費了。在艮岳,宋徽宗為自己構建起了一個舉世無雙的人間仙境,沉浸其中。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這一道圣旨對百姓而言卻是一場災難。

    大宋王朝物阜民豐,雖然花石綱的搜刮給百姓帶來了深重的災難,但這不致亡國,不會直接導致大宋遭遇滅頂之災。其實這時候,距離大宋的末日已經不遠了。

    一轉眼,時間到了1125年。這天一早,廣袤的北地草原上,上萬人馬一路南行。如此眾多的人馬卻絲毫沒有氣勢,反而夾著尾巴,格外小心。隊伍中間,一位將領小心翼翼地朝一人抱拳問道:“陛下,要不要停下來歇一會兒?”

    那個被稱作“陛下”的人雖然儀態威嚴,卻滿臉疲憊:“罷了,還是趕路吧,免得夜長夢多?!?/p>

    此人正是剛剛被滅的遼最后一位皇帝天祚帝,隊伍行至一片樹林,突然四下里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喊殺之聲。天祚帝大驚失色:“快撤!”可是遼已破,家已亡,他們還能撤到哪里去呢?

    潮水般的金軍轉瞬便合圍過來,天祚帝自知無力反抗,便倉皇繳械。幾個手持彎刀的金兵逼近天祚帝,一名首領指著天祚帝說:“搜身,看看有沒有私藏武器?!?/p>

    兩個金兵立刻上前,從頭往下,從腳往上,細細搜了個遍。忽然,他們在天祚帝的懷里摸到了什么東西,拿出來一看,竟是一封密詔。密詔中的大概意思是:你天祚帝如果來我們大宋,我會以皇弟之禮相待。到時候你的地位比我的兄弟燕王和越王兩個人的還高,我還會給你蓋一座大大的府邸??傊?,我一定會養著你的,讓你衣食無憂。

    這封密詔,說白了就是宋徽宗趙佶寫給天祚帝的招降書。前面提到過,大宋和金訂立過“海上之盟”,約定聯手滅掉遼??傻弥祆竦鬯奶幪油鲋?,宋徽宗又不免起了惻隱之心:“同是一國之君,今日那遼皇帝落到如此地步,實在讓人唏噓。我大宋幅員遼闊,多養活一個人又有何難?”宋徽宗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他立刻給天祚帝寫了那封招降密詔。

    天祚帝此行,正是要前往大宋??墒撬谓鹆⑦^盟約,約定絕不可招降納叛。宋徽宗接納遼的漢人也就罷了,竟然招降遼皇帝,這擺明了是要毀約。金本來就想在滅遼之后一舉滅宋,那封密詔正好給了金人一個攻打大宋的理由。果然,很快金朝便整頓軍馬,以大宋背盟為名,開始瘋狂地攻打大宋。

    而宋徽宗趙佶怎么也沒有想到,他以勝利者姿態寫下的密詔,給他帶來的竟然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

    1126年末,金攻破大宋都城。第二年春末,金軍將宋徽宗與宋欽宗,連同文武百官等數千人,以及數之不盡的珍寶,全部帶出了破敗不堪的東京城,一路向北,直奔金都城。

    這支由金兵與宋朝降者組成的隊伍慢慢騰騰地走在北方一望無際的荒野上,隊伍兩邊是剽悍魁梧的金兵,他們手持兵器,不時沖中間的宋人毆打辱罵。中間那群人,有的乘著破舊的木車,有的被繩索捆綁著,一步一步艱難前進,他們蓬頭垢面、神色萎靡。誰能想到,這群狼狽潦倒的人原本都是皇親國戚、文臣武將。而隊伍中間那個須發凌亂、面容憔悴、兩眼無光之人,居然就是當年意氣風發的藝術家皇帝——宋徽宗趙佶。

    突然,有人小聲說:“陛下,這里有桑葚!”說著,便趁著金兵不注意,跑到了路邊。宋徽宗一聽,立刻下車緊步朝那人走去。只見路邊一棵粗壯的桑樹上結滿了大大小小的桑葚,那人已經摘了滿滿一捧,呈在趙佶面前。趙佶接過桑葚,一把塞到嘴里,大口大口地嚼了起來。他實在太餓了,哪里還顧得上什么君王風度。

    剛嚼了兩口,趙佶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嘴里的桑葚四處飛濺,本就污濁的衣衫留下了一灘深紫色的污跡。隨從們慌忙在他前胸后背不停地又抹又拍,好一會兒,他才緩了過來。

    “呵呵,朕當年還是端王的時候,在王府里看見乳娘吃桑葚,也跟著吃了幾顆,誰知乳娘劈手把桑葚搶走了。她說這東西不好,不是王爺吃的。這么多年,朕早就忘了它是什么味道,今日吃起來,竟是如此鮮美?!闭f完,宋徽宗不由得潸然淚下,身邊的眾人也禁不住抽泣起來。眾人還在悲戚難止,十幾個金兵便趕了過來,厲聲喝罵著把他們趕回了隊伍。

    如今的趙佶一無所有。他已經沒有心情去想字畫、汝瓷流落何方,就連他引以為豪的艮岳也被他下令毀掉了。

    到了金都城后不久,宋徽宗被封為昏德公?!盎璧隆边@兩個字并不是說他德行昏庸,“昏”字在這里是日落的意思,“昏德公”的意思就是像你這樣亡國的皇帝就如同落日一般。這絕對是一個充滿諷刺的封號。宋徽宗趙佶先是被關押在韓州(今遼寧省昌圖縣北),后來被遷到五國城(今黑龍江省依蘭縣)囚禁。

    這天夜里,五國城一所昏暗破敗的屋子里,瘦骨嶙峋的宋徽宗一言不發,被俘之后,他早已沒有心情寫字作畫,只會偶爾吟出幾句意味凄苦的詩句來。此時,他閉目而坐,不知道自己是醒著還是睡著,甚至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一場夢,若是夢,幾時又能醒來?

    藝術家當皇帝 ——宋徽宗

    他正在冥想,突然“嘭”的一聲,門被踢開了。一個人手捧圣旨,傲慢地闖了進來,身后跟著幾個隨從。為首那宦官宣讀了圣旨,這道圣旨是通知趙佶一件事:他嫁給金皇親國戚的女兒已經生下了男孩,因此予以優待,升為次妃。

    昔日的一國之君宋徽宗,如今只能習慣性地雙膝跪地,對人家俯首稱臣:“臣謝主隆恩?!蹦侨税咽ブ纪位兆谑种幸贿f,瞥了他一眼:“該寫謝表了,昏德公?!?/p>

    宋徽宗坐在簡陋的桌前,看著眼前備好的筆墨紙硯,拿起筆,蘸飽了墨,試圖動筆,可懸在空中的手卻劇烈地顫抖起來:“謝表?我被金人擄掠而來,落魄至此,還要稱謝?我那六個女兒被金人強占,霸為妻妾,我還要說謝?但這一切又怪得了誰呀?”

    想到這里,宋徽宗不由得苦笑一聲,那宦官冷不丁叱道:“想什么呢,快寫!”

    宋徽宗深吸了一口氣,又將一腔郁悶之氣悉數吐出。此時,他不過是一個茍活于世的人,所做的一切只為活著;只要活著,就有可能等到大宋滅金、報仇雪恨的那一天。他直了直身,在那孤燈之下,一手漂亮的瘦金體再次躍然紙上。

    那一眾金人拿著那封謝表,揚長而去。

    寒風呼嘯著涌入門框,直撲到宋徽宗滿是滄桑的臉上,吹亂了他花白的頭發。他咬了咬嘴唇,低下頭,一滴渾濁的眼淚滴落在地。望著窗外漆黑無聲的夜,宋徽宗吟出了一首《在北題壁》。

    徹夜西風撼破扉,蕭條孤館一燈微。

    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斷天南無雁飛。

    這首詩的意思是:徹夜呼嘯的西風吹動殘破的門扇,寂寥冷清、孤獨而立的房屋內,一盞殘燈光芒微小?;仡^望去,故鄉的山河在三千里之外,我拼命地朝南望啊,一直望到看不見的地方,可空蕩蕩的天空里,卻沒有一只大雁在飛。宋徽宗趙佶就這樣在金人的監禁下屈辱地生活了八個年頭。

    一天早上,同樣遭受監禁、屈辱度日的宋欽宗趙桓前來向他請安,發現自己體弱多病的父親宋徽宗,面色慘白地仰臥在土炕之上,已經沒了呼吸。

    這位才情萬丈的皇帝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死在了敵國的土地上,不知他臨終的那一晚,獨自躺在清冷的房間里有沒有夢到他那些精美絕倫的字畫,有沒有夢到他那座無與倫比的艮岳,有沒有夢到他那些受盡苦難的皇子妃嬪和處于水深火熱之中的黎民百姓?不知道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會不會發出一聲微不可聞的嘆息:“上天為何讓我生在帝王家,而不讓我快活地寫寫畫畫,浪跡天涯?”

    免責聲明

    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或者相關專家觀點,本站發表僅供歷史愛好者學習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本文地址:/rmht/lstkp/11679.html

    • 手機訪問

    站點聲明:

    歷史學習筆記,本站內容整理自網絡,原作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

    Copyright ? http://www.bc6j2.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20055648號 網站地圖

    999zyz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