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歷史與傳奇 > 沙場飛將

    曹操如何施展離間計分解韓遂和馬超的聯盟?

    歷史大觀園 沙場飛將 2021-11-17 20:38:41 0 曹操

    沿著古長城徒步,仿佛行走于歷史與現實之間。一邊欣賞雄渾壯觀的邊塞景象,一邊不斷去懷想曾經發生在這片歷史大地的過往。今天來討論“曹操如何施展離間計分解韓遂和馬超的聯盟?”的話題,一起感受歷史的魅力。?

    曹操如何施展離間計分解韓遂和馬超的聯盟?

    徐晃、朱靈到達黃河西岸后,鞏固了黃河上重要渡口蒲阪津,保證了曹操率主力到達此處后能順利渡河。

    這時,云集在此的曹軍多達數萬人,但發現此地有一個較為致命的問題,那就是道路狀況很差,很難滿足這么多士兵、馬匹、后勤運輸車輛來回調動的需要。

    時至今日,黃河兩側的陜西、山西一帶仍然存在交通不暢的問題,原因是黃河及其眾多支流把這一帶劈成了溝壑縱橫的模樣。

    復雜的地理環境,為關中聯軍派出小分隊不斷襲擾曹軍創造了條件,尤其是曹軍的運輸隊最容易遭到襲擊。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曹操命人短時間內在黃河西岸一側筑起一條甬道來。所謂甬道,就是在路的兩邊筑起墻來保護道路的安全,是一種全封閉的道路。

    甬道本來是皇帝的特權,是保證皇帝出行安全用的,但也有運用于戰爭的先例。楚漢相爭期間曾激戰于滎陽附近,劉邦為了保證能源源不斷從敖倉運出糧食,專門修了一條甬道。

    但是現在軍情緊急,筑墻肯定來不及了,曹操下令修建的這條甬道用的不是垣墻,而是各式車輛,中間用樹枝做成連續不斷的柵欄(連車樹柵以捍兩面),也算是對“甬道戰”的一種創造性運用吧。

    這一招還真管用,抵擋了敵人的襲擊,最后大軍順利推進到渭口,即渭河與黃河交匯處。

    曹操如何施展離間計分解韓遂和馬超的聯盟?

    曹軍主力在渭河北岸,馬超等關中聯軍在渭河南岸。曹操率軍繞了一個大圈,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又繞回原處,但這一回情形完全不同了,他們繞到了潼關的后面,關中聯軍控制的天險已經派不上用場了。

    兩軍隔渭河而對,曹操派人乘船渡渭河,并在渭河上架起浮橋(潛以舟載兵入渭,為浮橋)。

    一天夜里,通過浮橋運兵過河,分兵在渭河南岸扎起營寨。

    關中聯軍在失掉潼關天險之后,又失去了渭河防線。

    馬超一看急了,趕緊組織反擊。

    關中聯軍夜里攻營,但曹軍早有準備,將敵人擊潰,曹操趁勢將全部人馬拉到渭河南岸,與關中聯軍對壘。

    在曹軍渡河過程中,馬超指揮人馬拼命阻擊,剛渡過河的曹軍甚至來不及扎營。這一帶地處渭河入黃河口,渭河帶來的泥沙長年堆積,使這里的土質特別疏松,多沙地,不利于就地筑營。

    這時是農歷九月,天氣很寒冷,曹操采納謀士婁圭的建議,用沙土筑城,一邊堆沙一邊澆水,水結冰再澆水堆沙,一夜之間堆出一座座“冰營”來。

    對于這個記載有人表示懷疑,因為農歷九月似乎還不能滴水成冰。這種懷疑忽略了漢獻帝建安十六年(211年)閏八月這個細節,這一年有兩個八月,農歷九月相當于平常時候的十月,滴水成冰是完全可能的。

    曹操如何施展離間計分解韓遂和馬超的聯盟?

    曹軍渡過渭河后,馬超多次前來挑戰,曹操不理,為的是挫一下馬超的銳氣。

    果然,馬超拿“冰營”沒辦法,于是請求割地求和,同時愿意送兒子做人質,以表忠心(求送任子)。

    但是,這已經晚了。

    現在,曹操已經完成了對關中聯軍的攻擊部署,大軍壓境,關中聯軍一方人心惶惶,此時要么一戰,要么無條件投降,任憑曹操發落,馬超已經沒有了談判的本錢了。

    但是,賈詡向曹操建議,不如假裝答應他們(詡以為可偽許之)。

    曹操問賈詡:“答應之后怎么辦呢?”

    賈詡只說了四個字:“離之而已。”

    聰明人話不需要多,曹操一聽立刻就明白了。

    所謂“離之”就是離間他們,賈詡和曹操都看到了馬超、韓遂之間的不合,決定就從這里做文章。

    曹操如何施展離間計分解韓遂和馬超的聯盟?

    雙方同意見面詳談,聯軍一方只有馬超和韓遂,曹軍一方由曹操率許褚前往,約好都不帶隨從。

    馬超認為這是個機會,他是有名的虎將,想憑借勇力突然襲擊曹操(超負其力,陰欲前突太祖),但當他準備動手時,突然發現曹操背后有一個大漢,正直勾勾地盯著他看,目光逼人,充滿殺氣。

    馬超不禁吃了一驚,他早就聽說曹操身邊有個叫許褚的人,力大無比,勇猛異常,難道是他(超素聞褚勇,疑從騎是褚)?

    馬超于是問曹操:“聽說您手下有個虎侯,不知道現在何處?”

    曹操回頭一指許褚,說:“這就是我的虎侯。”

    馬超想了想,再沒有輕舉妄動。

    許褚勇冠三軍,比已經戰死的典韋有過之而無不及,軍中給許褚起了個外號,叫作“虎癡”,許褚被封為關內侯,因此又有“虎侯”的美譽。

    在這次見面后,雙方又進行了一次陣前交談,不知何故這次只有韓遂前往,沒有馬超。

    馬騰是伐木工出身,而韓遂比他的出身高得多,韓遂的父親跟曹操是同一年舉的孝廉,有點類似后世同一年中進士的被稱為“同年之誼”,當時全國一年被推舉的孝廉最多也不過幾十個人,這也算一種緣分。韓遂本人是朝廷正式任命過的征西將軍,跟曹操算是同僚關系(公與遂父同歲孝廉,又與遂同時儕輩),因為這個原因,雙方會談的氣氛相當融洽。

    曹操跟韓遂越走越近,兩匹馬不知不覺中走到了一塊,兩人聊了很久(交馬語移時),他們的談話沒有切入正題,而是敘了些舊事家常,說到高興處,還拍手歡笑。

    曹操如何施展離間計分解韓遂和馬超的聯盟?

    為保證曹操的安全,曹軍士兵在兩人談話的區域之外放置了很多木頭做的障礙物(木行馬),這樣其他人只能在很遠的地方看他們而聽不到他們具體說些什么,但能看出來他們談得很投機。

    那時天下沒人不知道曹操的大名,包括從涼州來的少數民族士兵也是一樣,但見過曹操的卻很少,他們都想近距離看看曹操長得什么樣。

    看到這種情形,曹操高聲對關中聯軍將士開玩笑道:“大家想看我曹操嗎?我也是人呀,沒有四只眼睛兩張嘴,只不過智慧多一些罷了(汝欲觀曹公邪?亦猶人也,非有四目兩口,但多智耳)!”

    現場大樂,不像是來準備廝殺的,倒像是明星來開演唱會。

    韓遂不知道這正是曹操的計謀,而這個計謀的發明人還是他自己。

    16年前,大體上也是在關中地區,韓遂用陣前拉家常這一招讓李傕和樊稠翻臉,從而導致樊稠被殺,當前的那一幕,有個人一直在陣前觀看。

    這個人就是賈詡,他向曹操提出離間計的時候,腦子里肯定閃過的是這一幕。

    現在,曹操好比是韓遂,馬超和韓遂好比是當年的李傕和樊稠,招數不在于是否新鮮,實用就行,以賈詡的機敏,臨時克隆了這一招,反過來給韓遂用上,而韓遂還被蒙在鼓里。

    果然,馬超中計了。

    韓遂一回來,馬超就追問跟曹操在陣前談了些什么,韓遂想了半天,實在想不出來談過什么正經事,于是老實回答說沒談什么,但這讓馬超更起了疑心。

    曹操又不失時機地加了一把火,給韓遂寫了封信,故意在信上涂涂改改,讓人看了像是韓遂改的(多所點竄,如遂改定者),曹操又故意讓這封信落入馬超手中,馬超看了疑上加疑。

    通過這幾招,把關中聯軍內部搞得互不信任,草木皆兵,從而沒有信心再與曹軍決戰了。

    曹操感覺火候差不多了,于是下達了總攻擊令。

    總攻開始前,曹軍先以小股部隊進行襲擾,反復沖擊,使敵人疲于應對(先以輕兵挑之,戰良久)。

    之后,以虎豹騎為主力,突然縱兵殺出,將敵人打敗。

    曹操如何施展離間計分解韓遂和馬超的聯盟?

    成宜、李堪等人被斬于陣前,韓遂、馬超率殘部逃到涼州,楊秋逃到安定,程銀、侯選逃到漢中,后來曹操征張魯,漢中攻破后程銀、侯選投降。

    至此,關中宣告平定。

    此戰是曹操高超軍事指揮藝術的集中體現,表明此時的曹操在用兵上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戰役初期,曹操從戰略層面考慮,先放慢攻擊節奏,故意讓敵人集結,以達到一戰全殲的效果;之后巧用疑兵,又及時分兵,關鍵時候上演了離間計的好戲,讓敵人節節退縮,從內部開始瓦解;到決戰時,敵人實際上已經喪失了拼死抵抗的決心。

    免責聲明

    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或者相關專家觀點,本站發表僅供歷史愛好者學習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本文地址:/lscq/scfj/12044.html

    • 手機訪問

    站點聲明:

    歷史學習筆記,本站內容整理自網絡,原作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

    Copyright ? http://www.bc6j2.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20055648號 網站地圖

    999zyz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