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百家文化 > 古代文化

    明代生活史——交通工具

    歷史大觀園 古代文化 2020-06-18 23:34:23 0
    ?

    明代的交通工具,大體上南北稍有不同。正如北方多車馬一樣,南方的水運以及相關的船只,就相對比較發達。在明代,交通運輸大體也有一種商業化的傾向。卸船,大體上是由船行經紀,并由“埠頭”加以管理;而車馬則是由腳行經紀,并由“腳頭”加以管理。

    一 轎子

    明代宮中,宮眷在大內的出入,原本騎馬。如在西內宮址前,曾豎立兩塊石碑,上面寫著:“宮眷人等,至此下馬?!庇纱丝芍?,當時宮內婦女與太監,在宮內并非徒步行走,而是騎馬。有些太監獲皇帝恩寵,皇帝就賜予他們在內府騎馬的特權。至于其中最為尊貴的太監,皇帝還允許他們在內府坐“櫈杌”。這種櫈杌,比“腰輿”稍小一些。嘉靖年間,一些大臣在內廷供奉皇帝修玄,如內閣大學士嚴嵩,就被世宗準許乘腰輿,而嚴嵩在到了80歲時,又被賜坐“肩輿”。所謂腰輿與肩輿,都是一種轎子,只是形制稍有差異。而夏言等人,在宮內行走,只是被準許騎馬。

    轎子一旦普及,必然創制新式。在南京,起初五城兵馬司只乘女轎,還不敢用帷轎,道上遇見各衙門的長官,則下轎,避進人家。至后,五城兵馬全用帷轎,帷幔鮮整,儀從赫奕,甚至敢同各衙門長官分路揚鑣。

    轎的種類很多,有官轎、臥(眠)轎、逍遙轎、女轎之分,官轎中也有涼轎、暖轎、帷轎之別。漢代有安車,也有立車。安車,可坐,即步輦,為明代四轎、八轎的濫觴。古人譏諷桀駕人車。所謂人車,即明代的“眠轎”。古又有長檐車,相當于明代的逍遙轎。明代的帷轎,轎帷或絹或布,即古代的巾車。其中的綢紙帳幔,用來遮蔽風雨,即古代油碧車的遺制。

    無論是旅游勝地,還是在一些交通不便之處,均采用一些轎子作為交通工具。如齊云山是一處民間燒香與旅游的勝地。自余杭縣至山頂,每處10里。若是杭州轎,則在觀音橋雇;若是歙縣轎,則在余杭雇。在從徽州一直往崇安的路上,全是嶺多路小。不但是客商、行人用轎,而且貨物、行李也是用轎子。

    轎的質地,有的用藤竹絲,有的為管花竹絲,有的則由單一的竹絲制成。葡萄牙人克路士曾在廣州看到了官轎和女轎,并作了詳細的描述:

    他們也有官員坐的轎子,由人抬著穿過城鎮,轎子極為華麗,價錢很貴而且悅目。另有一種大轎,商貴美觀,四面密封,每面有一扇小窗,上面用象牙或用骨、木制成漂亮的窗格,坐在里頭的人可以向街的這邊或那邊窺視,而不讓人看見。這是用來抬城里婦女外出之用。座位和我們的椅子一般高,坐時可把腿仲直。

    轎以杭州所制最為精密。同時,福建的轎式也很有名,為宋代遺留下來的轎式。松江的士大夫多用福建產的轎子。

    二 車馬

    北方風情,與南方迥然不同。交通工具也不例外。北方少河,城市之間多曠野平原,適合車馬行走。南方也有車,如獨輪推車,靠一人之力推行,載重量僅兩石,遇高坎,就無法前進,最遠也只能到達百里。所以,南方的交通還是以船為主,雖有獨輪小車,卻不曾見過大車,正如北方人不曾見過巨艦一樣。

    馬、騾、驢,在明代一般通稱為“頭口”,雇用馬、騾、驢之費用,就稱“頭口錢”。在北方,騎馬者究竟還是屬于少數。馬屬于貴重之物,即使官員,起初很多也是騎馬上朝。若是騎馬,就必須配一副好的馬鞍。所謂馬鞍,又稱“絆鞍”,一般是用牛皮做成大帶形狀,中間很闊,而兩頭則稍狹,用薄熟皮緣邊而漆,這是取其堅韌而且耐于拴束。在兩頭用半月樣的鐵圈,別用狹皮條收緊,上以固鞍鞒,下則用作兜馬腹,與牡帶同用。

    在民間,大多是騎?;蛘唑T驢。明代有一幅《村落嫁娶圖》,反映的是江北村落嫁娶的場面,其中的新媳婦就是騎牛上夫家之門。而畫中有兩個“村妓”,則是騎驢。村妓后面跟著兩個仆人,腋下夾著箏琶。

    在北方,一般多用騾、驢馱物。這種習俗其實一過長江就已經出現。如從丹陽經句容一直到南京,通常就是在丹陽縣東門外碼頭雇騾。而在徐州,無論是從南關經蒙城至潁州一路,還是從北關經豐縣至曹州一路,大多是雇驢而行。

    北方車輛種類很多,依其載重量的大小,牽引畜類的不同,可分為馬車、牛車、獨轅車、轎車等。

    依靠騾、馬畜力的車,載重量最大。馬車分為四輪、雙輪兩種。四輪馬車,馬停下來脫駕之時,車上平整,如居室安穩之象。兩輪馬車,馬停下來脫駕之時,則用短木從地面給以支撐,穩住車廂,不然就傾斜易倒。

    明代生活史——交通工具

    北方八掛大車(選自宋應星《天工開物》)

    四輪大車,載重量可達50石。騾馬多的車,或十二掛,或十掛,少也八掛。駕車的人坐在車廂中,立足高處。大車行程,遇河則止,遇山則止,遇曲徑小道則止。在徐州、兗州、汴梁之交,可遠達300里。

    牛車一般用作載運芻糧,在山西最盛行。路逢隘道,牛脛系巨鈴,以鈴聲告知對面之車馬行人,稱“報君知”,正如大車群馬盡系鈴鐺一樣。北方還有一種獨轅車,人在后面推,驢在前拖曳。行人外出,若不想騎馬,就雇這種車坐。車上搭起席子,可以遮蔽風日。人必須兩旁對坐,否則就會傾倒。此車北至長安、濟寧,徑達北京。若不載人,此車也可載貨,載重量只有四五石。在河南的城市中,還有一種牛拉的轎車。兩旁雙輪,中穿一軸,其分寸平如水。衡上再駕短衡,將轎子放在上面,人可安坐轎中,脫駕時也不會傾倒。

    三 舟船

    在明代江南,船只當然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但江南的行船風俗,可以蘇州為界,體現為南北之不同。蘇州以北,一般船只是白天行駛,而無夜行之船;蘇州以南,則晝夜船行不息。如杭州至湖州,有日、夜船;蘇州滅渡橋、平望鎮,也是日、夜船兼有;從嘉興到平湖,有日、夜船,乘坐之處在東柵口;嘉興至松江船,白天出發,晚上不行。尤其是從湖州府至各處,全是夜船,僅是震澤、烏鎮兩處,尚有日船可搭。從當時的記載可知,從湖州府城中的四門,發往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的夜船相當之多,水路交通可謂四通八達。如東門夜船:70里就可以到達震澤,又130里就到蘇州滅渡橋;至南潯是60里水程;至烏鎮是80里;至璉市是70里;至新市是80里;至雙林是50里。西門夜船:至浩溪、梅溪,全是90里;至四安,是120里;至長興,是60里;至和平,是50里。南門夜船:至瓶窯,是140里;至武康縣,是170里;至山橋埠、德清縣,都是90里。北門夜船:行90里,就到了夾浦,過太湖,入港90里,就可到達宜興。南門夜船:此船一路行向杭州,36里至龍湖,又36里至敢山,又20里至雷店,又20里至武林港(北5里是塘棲),向南50里至北新關,20里就到杭州。

    上面所謂的夜船,就是明代史料中所經常提到的夜航船。夜航船是江南來往于兩座城市或鎮埠之間的定期班船。為了解除旅途的寂寞,善言者在船中高談闊論,不善言者則垂首聆聽。正如茶館酒樓一樣,夜航船成了人們交流信息的重要場所。

    在南方,交通工具以船為主。明末人陶琰在《游學日記》中記下了他在紹興、杭州、嘉興、松江一帶乘船游學的歷程??痛驗橐勾?,而且一旦跨地,就須換乘當地之客船。記載如下:

    (紹興)夜船從其宅前行,遂跨船,客甚稀。

    初十日,午間渡錢塘……入長安壩船。

    十一日,早入嘉興船,黃昏始至,投飯店。十二日,入青浦船,練湖三白蕩,張帆徑渡也。抵暮至朱家角。以舟中客嗇其錢,遂不肯行。宿舟中,蚊多,不成寐。

    船的本名因時因地而異,或稱舟,或稱船。漢人揚雄言:“自關而西曰船,自關而東曰舟?!薄墩f文》釋舟:“舟,周流也?!庇轴尨骸把?。循水而行也?!贝钟性S多別名:艘,為大船總名;艦,上下重版;舸,大船;艖,小舸;艑,吳地小舟;須慮,越人所乘之船。

    越人善舟。劉安說:越舲蜀艇,不能無水而浮?;浫松茡u舟,所以又有“鐵船紙人,紙船鐵人”之說。意思是說廣東的船堅固結實,多用鐵力木制成,不費人力。小船一人一槳,大船三人一櫓,揚篷而行,即使孱弱之人,也很便于駕駛,所以稱“紙人”。

    明代南方之船,根據功能、尺寸大小、裝飾的不同,分為很多種類。即以松江為例,先有航船、游山船、座船、長路船,后又出現了浪船、樓船,朱欄翠幕,凈如精廬。具體介紹如下:

    站船,是官府使用的官船。稱其為“站”,這是就驛中之驛站而言。

    仙船,形制與站船相似,不過舟身扁而淺,不堪裝載,只能供游客之用。吳中士大夫多用此類船只。

    明代生活史——交通工具

    行駛在南北大運河上的漕船(選自宋應星《天工開物》)

    航船,流行于吳、越兩地的城鎮。制式大小不一。如松江,將通行小舟稱為航船。航船一般尾高于頭,有的用木作蓋,有的則用竹子或葦子做成篷,蓋在船上,可供裝載,一般不為游人所用。吳中又稱航船為夜航船,接渡往來,船中群坐多人,偶語紛紛。夜航船事實上起到了埠船的作用,定期往來于埠頭、碼頭甚至城市之間,裝載貨物,運送客人。

    游山船,形制首尾相等。下面裝載物品,上面坐客。吳中城市往往用此船裝酒,所以稱為“游山船”。此船有兩只、四只、六只、八只之別,這是以席的多寡區分船的大小。游山船只可供游客之用,若用來駕長風,或長途運輸,則不堪乘風破浪了。

    香船,在嘉興,一般又稱為“酒船”。此船或用作百姓進香,或用來游湖。后改為香船,外似座船,內艙窗門,可列可撤,以便置酒席。

    胡羊頭船,也流行于嘉興,別稱“三櫓船”。船用三櫓,最為便捷,往來如飛。后稍微拓廣,加船艙,越造越大,猶似官船。蘇州、松江兩地也仿造此式,但稍小,稱為“浪船”。

    湖船,流行于杭州西湖,早在宋代就頗聞名。當時大的湖船約長十余丈,可容納四五十人。小的也長四五丈,可容納二三十人。明代的湖船,大約比宋制稍小,不過裝飾更為華麗,檻牖敞豁,便于倚眺。當時最著名的湖船有“水月樓”、“煙水浮居”、“湖山浪跡”等名。如童巨卿行樂湖山,編巨竹為桴,題為“煙波釣筏”。夜入湖中,隨波流止,渺然猶如蓮葉。月明水清,墜露淅淅,在蘆葦間吹一曲洞簫,山鳴谷應,聞者冷然,有出塵之想。一時風致,良可想見。

    樓船,從湖船變化而來,只是更為富麗堂皇。西湖上的樓船創始于副使包涵所。分為大小三號:頭號置歌筵,儲歌童;次號裝載書畫;小號藏美人。明檻綺疏,曼謳其下,聲如鶯試,以為笑樂。每當客至,則讓歌童演劇,隊舞鼓吹,無不絕倫。乘興坐樓船出游,住上浹旬,也算一件人間樂事。明末文人張岱之父在紹興也造有樓船,又用木排數重搭臺演戲。

    在廣東,士大夫的各種舫船,雖無法與吳、越樓船相比,卻也別具風致。如新會人伍云,造一只“光風艇”,日夜乘艇而歌;南海人陳秋濤,造一舫,名“花身”,取唐人“幾度玉蘭船上望,不知原是此花身”之義;東莞人鄧云霄造一舫,名“天坐軒”,取杜甫“春水船如天上坐”之義;張西園有一舫,名“五石瓠”,載書其中,到處游覽。

    明代舟船,細分之,還有下列幾種:

    廣船,產于廣東,自具特點。有尖尾船、大頭船兩式。大抵比福船更大一些,也比福船堅致。廣船多用鐵力(又作栗)木制造,而福船不過是杉、松之類。在海中,如果廣船與福船相撞,福船即碎,而廣船完好無損。

    廣船的式樣還包括下列幾種:洋舶,分為獨檣舶、牛頭舶、三木舶三種,均為海上大船。藤埠船,為瓊州的小船,不油灰,不釘搭,一概用藤扎板縫。此船頭尖尾大,形如鴨母。瀧船,有單船、雙船之別。單船,為小艑;雙船,為大艖。雙船,又稱瀧船。蛋家船,為蛋民所有。龍船,在番禺、順德、龍江均有,并有龍舟會。

    福船,高大如樓,可容納百人。底尖,上闊,首昂,口張,尾高聳。在上設柁(舵)樓三重,旁都有護板,用茅竹編成,堅立如垣。

    福船種類較多,有草撇船,為福船中的小艘。有海艙船,也較小,吃水七八尺,即使風小也可行駛。有開浪船,因頭尖,故名,吃水三四尺,四槳一櫓,行駛如飛,內可容三五十人,不論風潮順逆,均可行駛。有兩頭船,用作海運,船巨大。遇風浪,很難旋轉,于是就兩頭制舵。遇東風,則西馳,遇南風,則北馳。

    除上述這些舟船之外,還有很多船式,如蒼山船、八槳船、鷹船、崇明沙船、蜈蚣船、游艇、走舸、海鶻、皮船等,或作民用,或作戰艦,或用途不定。

    免責聲明

    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或者相關專家觀點,本站發表僅供歷史愛好者學習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本文地址:/bjwh/gdwh/9615.html

    • 手機訪問

    站點聲明:

    歷史學習筆記,本站內容整理自網絡,原作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

    Copyright ? http://www.bc6j2.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粵ICP備20055648號 網站地圖

    999zyz资源站